从道果开始-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不可能!【求推荐票!】

类别:侦探推理 作者:妖僧花无缺 书名:从道果开始
    “咳!”

    驾一叶扁舟,乘风破浪,陈季川不时咳嗽,脸色有些苍白。

    “一下子咒杀七个炼气,还是勉强了些。”

    陈季川平复气机,搬运法力,努力恢复元气。

    他这次算是元气大伤。

    倒不是因为跟大日金鹏鸟争斗。

    那点伤势不过是为了迷惑大日金鹏鸟,迷惑杨必清、易让而已。

    都是假的。

    他此时的伤势,是因为他施展道术害人,致易让、杨必清等七个炼气先后身死,道术反噬,才伤了元气。

    道法道术玄奇难测,可终究不是无节制的。

    陈季川借了大日金鹏鸟的手将七人杀死,但他也施展了不少咒术,这些杀孽自然跟他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天地无极,乾坤借法。

    借天地神灵、仙官祖师来行法,一部分承受落在身上,令陈季川也反受其害。

    好在他是借大日金鹏鸟的手,没有直接杀人,用的也是较为正统的道术。

    否则这份反噬必将更将凶猛。

    不过与他这点伤势相比,这次的收获更大。

    “一举铲除春蚕门七大虚境,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,春蚕门都要夹着尾巴做人,太虚剑宗有更多的时间发展。”

    陈季川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春蚕门这次找来陈季川,一是为了让他助拳,盗取不死草。

    二来,得到不死草之后,陈季川还要为春蚕门效命百年。

    在前往祖洲岛的途中,杨必清就已经跟陈季川大致介绍了下春蚕门今后百年的计划。

    其中第一桩就是要铲平太虚剑宗。

    春蚕门需要陈季川配合门中的高手,围杀太虚剑宗洞虚境强者。同时还要陈季川坐镇春蚕门,防备五云宗以及其他宗派的虚境强者。

    春蚕门本就强大,再多一尊洞虚境强者坐镇,百年时间,足够他们拿下并且消化太虚剑宗占据的两郡之地。

    百年间步步为营,甚至有希望将五云宗也扫平,一统越州。

    算盘打的着实不差。

    奈何他们不长眼,找外援找到陈季川这个太虚剑宗大宗师的身上。

    陈季川也不客气,心狠手辣,将七大虚境全都斩杀,一个不留。

    该是春蚕门命衰。

    这要是遇到寻常洞虚强者,还真不可能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如易让、杨必清。

    二人一个穿黑甲,一个有金蚕丝甲,又是洞虚高手,哪怕是面临大日金鹏鸟的追杀,保全性命也不是难事。

    至于张宗等人。

    以他们的实力,确实没办法抵抗大日金鹏鸟。但有三尊洞虚牵扯大日金鹏鸟,他们这一行虽说凶险,却也在可控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人怎么也没想到——

    在不死草尚未到手的情况下,陈季川突然收手跑路,打了易让、杨必清二人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不死草何其珍贵?

    起死回生。

    增长二百载寿元。

    这对洞虚强者的诱惑力都极大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诱惑,谁舍得转身走人?

    一个海外洞虚,跟春蚕门无冤无仇,更没道理这样做!

    易让等人怕是到死也没想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可即使如此。

    即使陈季川半道跑路。

    面对大日金鹏鸟,张宗、徐明等五个入虚境高手只要遁入地下,分散逃离,也有不小的活命几率。

    奈何陈季川早早施了咒,跑路之后,立马引动。

    害的这五人一个个逃遁不及,被大日金鹏鸟烧成灰烬。

    易让、杨必清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面对大日金鹏鸟的时候,体内灶火发作,又有‘豆腐推浆法术’将他们体内精气神搅得一团糟。

    原本就打不过只能逃跑,咒术发作的情况下,岂有活命之理?

    道法。

    咒术。

    这是陈季川此次能杀死春蚕门七大虚境的根本。整个秦岭世界,仅此一家,别无分号。

    看着简单。

    实际上旁人很难复制这等战绩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——

    “我有炼尸!”

    “早早埋伏在祖洲岛外,在张宗等人之前潜入大日金鹏鸟的巢穴,趁乱夺走了不死草。”

    “不死草到手,我才甘愿抽身走人。”

    “寻常洞虚没有炼尸,做不到这一点。为了不死草,只能跟春蚕门合作,哪里舍得跑路?”

    陈季川回想这一役,又伸手摸了摸腰间布袋,惨白脸上露出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在他脚下。

    竹筏下头。

    四具炼尸托着竹筏,排水前行,很快就消失在这片海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中土,越州,春蚕门。

    祖师禁地中。

    杨云达盘坐,闭目修行。他是春蚕门八大虚境之一,也是仅有的三位洞虚之一。因为仅是洞虚前期,对付大日金鹏鸟不堪一击,盗取不死草又大材小用,所以易让、杨必清等人商量过后,将他留在中土,镇守春蚕门。

    一番行功,火候到了。

    杨云达睁开眼,看向前方案台上八块玉石,心中稍安。

    这玉石乃是奇物。

    内里可存储一道法力,数十年不消散。留下法力的人可以主动散去这里面的法力,进行传讯或是示警。而一旦这人死亡,这道法力也会消散,玉石更会崩解。

    杨云达守在这里,每次修行结束,都要看一眼除他之外的其他七块‘生死玉’,方能心安。

    虽然他也知道——

    “大日金鹏鸟确实厉害,不过易祖师有‘黑龙神甲’,杨祖师有‘金蚕丝甲’,打不过,逃命绝无问题。”

    杨云达摇头一笑,知道自己这是关心则乱,被空冥神兽、大日金鹏鸟的威名给吓到了。

    自寻烦劳而已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。

    杨云达闭眼,准备继续修行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——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声脆响传来,杨云达猛然睁眼,看向案台。

    就见台上,代表着杨靖的那块生死玉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这表示杨靖已死!

    “怎么会?!”

    杨云达一下子站起身来,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杨靖比他矮了一辈,跟他年岁,已经是入虚后期。虽然天赋比不上他这个春蚕门古今第九天才,但此生也有希望达到杨必清、易让的层次,甚至有希望冲击空冥境。

    若能服下一株不死草,成就空冥的希望更是大增。

    可谓前途光明。

    可眼下,居然死了?!

    “是‘生死玉’出了问题,还是祖洲岛有什么变故?”

    杨云达心急如焚,额头上青筋暴起。

    一双眼紧盯着案台,祈祷不要再有玉石破碎。

    可越是不想看到什么,就越是会来什么。

    正在杨云达揪心的时候——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接连四声脆响,接连四块玉石破碎,直将杨云达的心也摔的粉碎——

    “张宗!”

    “徐明!”

    “凌芳英!”

    “裴元顺!”

    杨云达双拳紧攥,牙龈紧咬,两眼瞬间就爆出血丝来。

    五个虚境。

    接连五块‘生死玉’破碎,这就代表着他们春蚕门五个虚境身死。

    杨云达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他心神不宁、既惊慌又不敢相信:“不可能!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杨云达嘴上呢喃着,一双眼死死盯着五块碎玉。

    忽的他好似想起什么,将头猛地一转,看向代表易让、杨必清二人的玉石。

    “二位祖师有神甲护身,要是也碎了,定是这‘生死玉’有——”

    杨云达心中一念刚起尚未落下——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又是两声脆响传来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一定是‘生死玉’出问题了!”

    杨云达盯着铺满案台的七块碎玉,不由目眦尽裂。

    他心底期盼着,希望是‘生死玉’出了问题。但理智告诉他,几千年来,‘生死玉’从未出过差错。

    玉碎人死。

    绝无例外。

    “大日金鹏鸟!”

    “区区一头大日金鹏鸟,何至于此!何至于此?!”

    杨云达心神大乱,气急攻心——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一口逆血喷出,眼前一黑,险些昏倒当场。

    摇摇晃晃勉强站稳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倒下!”

    杨云达强撑着,将神色遮掩,大袖一挥将满桌的碎玉包括他自己的那块完好的生死玉全都收起,然后走出禁地,唤来春蚕门门主以及七八个最高层,沉声道:“停止调兵,收缩防线,攻打太虚剑宗的计划取消!”

    “祖师——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,皆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西海。

    剑楼。

    王彦手中也握着一块玉石,内里晶莹剔透,一道法力流转,完好无损。在她身旁,赤鳞兽匍匐着,哼哧哼哧百无聊赖。

    这赤鳞兽跟随陈季川也有八十多年。

    这些年下来,时常观摩陈季川、王彦修行,又吞服了陈季川炼制的无数丹药,实力早就超过当初的铁臂猴王。

    但赤鳞兽终究只是先天妖兽,想要突破桎梏太过艰难。

    到如今,依旧还停留在先天层次。

    炼气难。

    不但修士难突破,妖兽更是如此。

    哪怕是不死凤凰、大日金鹏鸟这样的神兽、顶尖妖兽,若是不能刻苦修行,成年之后也不过是先天巅峰。

    唯有苦修,才能达到虚境。

    而要想达到洞虚,又更加艰难,须无数岁月苦熬,还得有机缘才行。

    如大日金鹏鸟。

    就是得了不死草,借助其生长时散发的气机来修行,熬过漫长岁月,才勉强达到洞虚层次。

    往后再要提升,又是千难万难。

    赤鳞兽先天跟脚就不行,对‘道’的感悟极为迟钝,想要成就虚境,属实不易。

    只能再看看有没有大机缘。

    这件事上,陈季川也很难帮上忙。

    王彦时而看看赤鳞兽,手上捏着生死玉,静静等待陈季川的传讯。

    按照他们约定好的,只要这里头的法力散去,她立刻就要带着剑碑、赤鳞兽,离开莲花群岛。

    但一转眼过去三个多月,生死玉既没有破碎,内里的法力也没有消散。

    王彦就一直苦等着。

    这一日。

    禁地外头忽的传来脚步声,王彦侧耳一听,顿时站起身来。抬眼望去,正看到陈季川大步走来。

    龙精虎猛。

    精神抖擞。

    “小师叔!”

    王彦见状,顿时露出笑来。

    ……


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.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马上向本站举报。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,或对作品内容、版权等方面有质疑,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,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
copyright (c) 2011-2013 all rights reserved